设置

关灯

最后一画 山海(33) 第1页

就像柯寻和牧怿然第一次登上祭台之后的经历一样, 这一次的穿越过程, 也只在一瞬间完成。

柯寻原本还以为这个过程会持续一段时间, 但在迈入时空裂缝的下一秒, 就看到了带着几分熟悉感的, 《和合》那幅画里的大厅。

时间仍然万分紧迫。

他们不但要花去一定的时间取血, 还要防着时空隧道的口不定在什么时间就消失,而最担心的是留在祭台上的同伴们, 究竟还能拖过多少时间。

时空隧道的出口距当时牧怿然受伤倒地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所幸两人记性都还不错,找准方向大步奔过去,果然见到了倒在地上正处于昏迷状态的“那时的牧怿然”。

对于牧怿然来说,这种见到过去的自己的经历还是很不可思议的,不过现在没有时间让他细品这样的感受,两个人冲到跟前,迅速地从背包里往外掏盛血用的输液瓶, 将里面原有的秦赐准备应急用的药液倒掉。

“这真是让我很难下得去手。”柯寻看着浑身是血的另一个牧怿然, 努力地控制着一腔心疼和想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

“别忘了, 这件事你已经干过了。”牧怿然甚至还有心开了他一个玩笑。

柯寻摇着头,无奈地和他一起趁火打劫。

“我们要不要叫醒他, 然后提前把后来的事情告诉他?”柯寻问。

“我想你叫不醒, ”牧怿然却道,“年兽的牙齿有毒, 这个时候的我还处于深度昏迷中, 而且如果能叫醒他的话, 我们之后的一切事情发展就不会是现在这样,记得么,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所有已经发生的事都是被时空穿越影响后的结果。”

“为什么我们当初没有把事情原委录进手机里,然后放到他手边?”柯寻不死心。

“忘记了么,在《重启》里田扬录进手机的留言,但凡与画相关的都被屏蔽了,”牧怿然道,“虽然我们是留给‘我’,但事关最终的答案,我想那两股力量都不会愿意我们提前知晓真相,从而动摇甘愿牺牲或不想牺牲的决心。”

“那我们取完血后再等一等,等他醒过来?”柯寻说完这一句,自己摇了摇头,“没用,当时发生的事就已经是被我们这次穿越影响过的结果了,无论我们等多久,他醒来之后都只会看到咱们两个离去的背影。”

“而且我们没有时间多等,”牧怿然道,“时空隧道不一定稳定,祭台上的大家也不知道能拖到什么时候。”

“……好吧。”柯寻终于放弃,低着头继续取血。

大厅里一时安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而这安静,让人越来越无法承受。

“怿然……”柯寻低声开口,却又不知还能再说些什么。

“柯寻,”牧怿然却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讲,他的语速很快,像是生怕剩余的时间不足以让他把要说的话讲清楚,“柯寻,也许一切并没有绝望到完全失去机会,正如我们经历的每一幅画那样,在九死里面寻找一生。我们这最后的一幅‘画’,也许将是一场豪赌,虽然赢的可能仅仅只是几兆亿分之一,但只要还有一线生机,就仍有希望。”

喜欢画怖请大家收藏:(m.wusanzw.com)画怖五三中文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