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打了胜仗的人 第1页

余秋当然不能睡觉。

分娩过程结束后,她还得打起精神清扫战场。

煤油灯烧到底的时候,余秋终于结束了缝合工作。

三点、六点处各有大约三厘米长的裂伤,汩汩往外冒着血,如果不缝合好的话,产妇失血过多,也会有生命危险。

她脖子要断了,这活儿就像是深口瓶里头浮着朵双层花,她得把里面一层的花瓣缝一圈,但又既不能勾到外面的花瓣也不能让里层的花瓣缝得对贴起来。

因为没有探照灯,因为没有卵圆钳,所有这一切工作全都是盲操。

余秋当年跟着导师开腹腔镜下子宮肌瘤剥除术镜下缝针都没这么累过。

小接生员赶紧过来帮忙收拾东西。

她小心翼翼地道歉:“对不起,余大夫,是我太笨了,什么都不会。”

这一晚上,她不仅什么忙都没帮上,还净给人添乱,甚至连针都不会打。

“不,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余秋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摸摸这姑娘的脑袋。

手伸出去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洗手,只得又讪讪地收回。

一个月速成接生员?

不说余秋自己这种八年制本博连读的,就是乡镇医院的助产士也要正规医学专业毕业,起码在助产岗位上工作满一年,再经过实操跟理论两部分考核后才能拿到证书单独进行接生工作。

余秋缓缓地吁出口气,她不想假装天真地“何不食肉糜”。因为她心知肚明,条件不允许。

能够为农村培训新法接生员,已经是国家卫生事业的巨大进步。

解放初期,新生儿死亡率为千分之两百,等到了70年代末期,这个数据已经下降为千分之四十。

即使其中存在统计学误差,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却是所有人都无法忽略的。

在爷爷奶奶那一辈,家中兄弟姊妹死亡是一件常见的事情。

但到了父母这一辈,有孩子生下来没了就已经相当少见。

这个过程当中,接受过新法接生培训的农村接生员起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只是理论与实践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按照那位领袖最初的本意,是要求有高小文化的人经过三年医学培训,然后成长为农民用得到也用得起的赤脚医生。

这个想法在缺医少药,尤其是国民受教育程度极低的时代,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毕竟临床上绝大部分疾病的确是常见病多发病,治疗模式也是一套完整的流程。

赤脚医生依葫芦画瓢,总比农民生病了,毫无指望来的好。

但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个三年培训期被无限压缩,往往连三个月都做不到。

他们当中甚至有很多人根本没有接受过哪怕是一天的医学专业知识训练,就靠着自己翻看医书自学成才。

至于这个才,到底有几分功夫,实在是太难说了。

比方说外头那两位跃跃欲试的男知青。

“没事,以后见多了就会了。”余秋泛泛地安慰了一句这个头顶才到自己鼻子高的瘦小姑娘,“一开始大家都不会。”

喜欢七零妇产圣手请大家收藏:(m.wusanzw.com)七零妇产圣手五三中文更新速度最快。